降税费前提是政府不增支 四成企业觉负担较重

(原标题:权威报告称降税费前提是政府不增支 四成企业仍觉负担较重)

企业的税费成本有多少?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的此次降成本调研或许可以给出几分答案。

8月1日,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发布的《降成本――2017年的调查与分析》(以下简称“报告”)给出了答案。报告显示,近六成样本企业纳税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小于5%,这表明,近六成样本企业百元收入纳税低于5元。

此次调研中,带队去了福建、山东等地调研的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朝才告诉经济观察报,政府的不合理乱收费,东部地区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,不少地方政府现在都是“零收费”,但是企业在成本方面不仅仅是税费的问题,一个方面是经济形势的问题,产品销售不出去;另一个方面是面临的一些客观问题,比如职工工资、环保支出、物流成本和公路收费社保费用较高等,此外电费之类的能源费用也占了支付很大比例。

“有企业反映社保支出比较大,但是现在已经降不下去了,很多地方目前已经是亏损状态”,王朝才告诉经济观察报。此次的调研报告显示,排污费、诉讼费、商会协会会费都呈现上升趋势。诉讼费包含了从立案到结案支付的所有直接费用。

报告认为,进一步降税费应以政府减支为前提,从总量上看,进一步降税费必须以政府不增支为前提,大力优化政府支出结构。

降成本是党中央、国务院积极应对当前经济下行、助力实体企业转型升级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。2016年8月,国务院发布《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》(国发[2016]48号,以下简称48号文),文件提出,经过1―2年努力,取得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的初步成效,经过3年左右使实体经济企业综合成本合理下降,盈利能力较为明显增强。

为了解降成本政策的实施情况,2017年3月―5月,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(以下简称财科院)调研组分赴东北、东部、中部、西部等九省实地调研,采取与地方政府部门及行业协会座谈、到实体企业走访和线上问卷调查等方式,了解各地降成本工作的进展、成效及面临的困难,调研行业涉及有色金属冶炼、机械制造、化工、电子科技等多产业领域,贯穿原材料到终端消费品全产业链,涵盖大中型国企、民营企业等多种所有制类型企业。

据经济观察报了解,此次样本企业量的地域分布与中国经济发展程度相吻合,东部地区经济最发达,相应样本企业数量最多,达到7175家,占比为48.8%;从经济类型看,民营企业数量达到了9345家,占比达63.53%;中小型企业最多,二者合计占比达到74.5%以上,同时制造业企业占比近45%。基于此,分析能够全面真实反映当前实体经济企业的真实运营状态。

税收负担是社会各界最为关注的一项成本,本次样本企业共填报企业纳税总额3600亿元左右,占全国企业纳税总额的比重在3%左右。

报告显示,58%以上样本企业的“纳税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”小于5%,90%以上样本企业的“纳税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”小于15%。这表明,六成样本企业百元收入纳税低于5元。

近三年样本企业“纳税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”均值为5.3%。分年度看,呈下降态势。2014―2016年,样本企业“纳税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”三年均值5.3%。

从分地区看,东部地区最低,西部地区最高。以2016年为例,东部地区样本企业的该指标为4.33%,西部地区为7.21%。

从企业规模看,大型企业最高,微型企业最低。以2016年为例,大型企业为5.37%,微型企业为3.52%。

三年来,样本企业“纳税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”从2014年的5.32%下降至5.14%,三年下降了0.18个百分点,降幅为3.3%。其中,西部地区降幅最大,从2014年的8.41%下降至2016年的7.21%,降幅为14.3%;微型企业的降幅最大,从2014年的3.89%下降至2016年的3.52%,降幅为9.5%。

近三年样本企业“纳税总额与利润之比”均值为77.4%。分年度看,呈下降态势。2014―2016年,样本企业“纳税总额与利润之比”三年均值为77.4%。

从分地区看,东部地区最低,西部地区最高。以2016年为例,东部地区样本企业“企业纳税总额与利润之比”为50.62%,西部地区为150.42%;

从企业规模看,大型企业最高,2016年为74.82%;微型企业最低,2016年为40.83%。

三年来,样本企业“纳税总额与利润之比”从2014年的77.33%下降至72.51%,降幅为6.2%。

从分地区看,东部地区降幅最大,从2014年的55.21%下降至2016年的50.62%,降幅达到8.3%;但东北地区不降反升,从2014年的77.06%上升到2016年的102.54%,升幅达33.06%,这主要是由于东北地区样本企业利润下滑所致。

从企业规模来看,小型企业降幅最大,从2014年的67.52%下降到2016年的54.65%,降幅达19.1%;而中型企业不降反升,从2014年的61.52%上升到2016年的67.77%,升幅达到10.2%。

当然企业面临的不仅仅是税的负担,还有一些收费的问题。在2017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,取消或停征中央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35项,收费项目再减少一半以上,保留的项目要尽可能降低收费标准。各地也要削减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,减少政府定价的涉企经营性收费,清理取消行政审批中介服务违规收费,推动降低金融、铁路货运等领域涉企经营性收费,加强对市场调节类经营服务性收费的监管。

此次报告中,问卷调查企业缴费分为两类,一是缴给政府的行政事业性收费;二是缴给其它市场主体的经营性收费。由于行政事业性缴费项目较多,且共性费类较少,本问卷仅对目前社会较为关注的环保类缴费、残疾人就业保障金、水利建设基金进行了调查。对于经营性缴费而言,问卷调查了协会(商会)会员费、报刊杂志费、企业捐赠支出等项目。

此次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的报告显示,缴纳排污费的企业户数、缴费金额及其占营业收入和成本费用的比重均呈上升态势。缴纳诉讼费的企业户数、缴费金额及其占营业收入和成本费用的比重均呈上升态势,且增幅明显。缴纳协会、商会等会员费的企业户数也呈上升趋势,但缴费金额及其占营业收入和成本费用的比重2016年较2014年有所上升,但低于2015年。缴纳报刊杂志费的企业户数呈上升趋势,但缴费金额占营业收入和成本费用的比重有所下降。

报告认为,就税费负担主观感受而言,无企业认为税费负担“较轻”,6.7%企业认为税费负担“非常重”,51.5%企业认为税费负担“合理”,41.8%的企业认为税费负担“较重”。其中,46.6%的企业认为“税费负担重在税收”,39.2%的企业认为“税费负担均重”。

报告认为,与减税降费见效快形成鲜明对照的是,推进“放管服”行政审批制度改革难度大、见效缓慢且后续改革繁重。虽然全国上下在积极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,重点围绕投资、生产经营、市场准入、资质资格、进出口、创新创业等领域,着力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。但由于政府与市场边界不清晰、中介收费不规范、信息不对称、社会信用体系不健全等问题依然存在,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(含经济、时间和机会成本等)的空间依然很大。

admin 发表于 2017-8-8 8:47:28

点击这里获取该日志的TrackBack引用地址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